張昕宇 著
  江蘇文藝出版社
  10
  蒼蠅午餐
  沒有菜單,點菜這事兒嚮導代勞了。他說:“也沒什麼可點的,就那麼幾樣,在摩加迪沙能吃的東西很有限。”
  不一會兒,就見兩個服務員站在飯店門口,一個手上抱著一摞盤子,堆在一起;另外一個就拿著塊大布在那兒扇著,驅趕蒼蠅。魏凱說:“那不會就是我們要吃的東西吧?”
  “不會!哪有上菜那麼疊著的,那肯定是別的客人吃完了撤攤兒的。”
  話音未落,服務員把那一摞搬到了我們的桌子上,還真是我們的菜。駭然之下,看菜的樣式還挺新鮮的,大伙兒還是把菜攤開準備開吃。
  嚮導跟我們一起坐裡面,身邊站著倆安保,其餘的人則全部端著槍站在外面守著。我有點兒不好意思,說:“要不叫他們過來一塊兒吃飯吧?”
  “不行。”嚮導搖搖頭。在索馬裡,人的階層分界明顯且嚴格,他們是沒有資格進飯店和客人一起吃飯的。
  接著就看見服務員把他們的飯送出去,然後安保們找了一個牆角——牆很低,半米來高,能擋出來巴掌大的一塊兒陰涼地。他們就把飯盤放到陰涼處,自己則蹲在太陽下開始吃飯。
  梁紅看了有點兒不忍心,打算把可樂給他們送過去。嚮導再次出手制止:社會等級原因,他們也沒有權力喝可樂,更何況是Made in America的東西。
  再埋頭一看自己面前的飯菜,梁紅又嚇了一跳:半盤子菜半盤子蒼蠅,上面還飛著一些。“這——”她苦笑,入鄉隨俗吧,只能動手把蒼蠅一個一個地挑出來。
  這會兒魏凱抬起頭來,把面前的盤子一推,一抹嘴,吃完了。瞬時我們就八目相對,各自目瞪口獃。先是魏凱不知所以地看著我們:“幹嗎,你們怎麼都不吃啊?怎麼把胡椒都扒拉出來了?味道挺正的。”
  我們沒憋住,笑了出來:“哥——哥們兒——那是蒼蠅。”
  魏凱先是一愣,接著就開始摳喉嚨乾嘔起來。
  結束了這一頓大開眼界的蒼蠅午餐,一行人再次回到車上,繼續在摩加迪沙街頭漫無目的地逛著。
  很快我就感覺不舒服了,估摸著是吃壞了肚子。嚮導讓司機繞了一圈,給我找了一廁所。我急不可耐準備進去的時候,又被攔住了,還是安保隊先進去檢查,緊接著他們把廁所裡面的人全趕出來之後,才讓我進去。
  這就是中國舊社會農村的那種廁所,下麵是個大糞坑,上面沒有房頂,直接露天大小便。
  完事之後出來,發現門外排了很長的隊伍。原來在我上廁所的時候,安保隊暫時把這廁所“戒嚴”了,只准我獨自使用。
  我頗有些不好意思,那些人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,我帶著歉意一路小跑,趕緊回到了車上。
  下午在重覆昨天和上午的路,我們只能老老實實地待在車上,不准下車,不准接近人群。
  來之前,我和梁紅就說了此次“偏向虎山行”的目的:我們去索馬裡,就是要看看真正的索馬裡人,看看他們是怎麼生活的?索馬裡除了海盜之外,他們還有什麼?
  來到索馬裡超過24小時了,我們就沒機會下過車,時刻都被安保隊保護著。
  我們身在索馬裡,索馬裡卻在我們的窗外。真實的索馬裡,咫尺天涯。  (原標題:蒼蠅午餐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t17cthdju 的頭像
ct17cthdju

魚生

ct17cthd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